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一段时间,遥遥归期君安勿念。






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有个脑洞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有个脑洞,澡雪是那种温文尔雅的斯文气质,艳刀是那种有冲劲儿的少年。澡雪散发,艳刀高马尾。澡雪大氅儒家打扮艳刀是那种白衣红衣侠客打扮。

 至于春秋和黑月一个是严肃的气质一个是腹黑有些小压抑的儒雅,这是我脑内操作的造型。

澡雪散发白纱小飘带,艳刀高马尾小红凌。

还有一个骚走位是,脑洞完下一秒,艳刀抱起了澡雪,春秋和黑月打了起来emmmmmmm......


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以后都不要喜欢接触清档就好了。

《渊薮往事》其梦:数渎寒梅

“一片儿瓦,两片儿瓦......三片,四片......啊啊......无聊啊,人生寂寞无趣。”廊下一留衣用真元包裹着瓦片一片片往房顶扔,炙热化开雪水,房檐挂着雨帘。

“我就去买了一打酒的功夫,人就又闭关了?”绮罗生提着酒站在院里那从牡丹花前问着在台阶上仰躺晒太阳的一留衣。房檐上滴滴答答往下落的水隔开了两个人,水里看花人不甚清楚。

“怎么回事?”四下看了,发现一留衣并不是诓他确实是见不着意琦行人了,他问。

“有酒?”听到有酒一留衣来了精神,往前几步伸手去抓那酒瓶子,“只是近来跟着你山南水北的跑没怎么休息累了吧,刚还又有人找他,我看他挺不能应付的。来来来......咱俩喝一杯。”那人招呼着拉...

《窗外有狗》

窗户外面有棵樱花树,从我家树上得来移回去的小的,眼看着长大的,开花的时候近白的花很美,好的一次繁花朵朵垂枝,有一梢头风刮的就成了一团,上次抬头见着跟白牡丹一样。正值壮年的树繁花好枝俏是挺招蜂引蝶的。我家的那棵叫家里人剪枝过猛砍伤了那年气着花开的淡了次。

后来邻居家养了条狗就在我窗外面,正对着我的窗户。狗可凶,没事情就嚎,叫的人心烦,过路的无关人等也逮着咬。半夜的时候还扒拉碗,真是要多气有多气。

最烦的一段时间被他叫着醒又枕着声音入眠。那时候就恨不得窗户两面加厚隔声,再给他家弄个隔音板。叫的那么凶家里人也不知道管管,后来才知道那母狗好似是那段时间发情。几年后的每天叨扰问候逐渐的习惯了,听见权...

《所谓船长的一生》

刚吃上西皮被告知粗箭头女配,拍着脑袋吐出来了。吃了一对西皮觉得老哥稳,看到后面官方强行3P。看好了一对偶另一个被买走了,好不容易等到回家了过敏了。YYS没有大天狗,梦间集没有玉萧,想求个白狗子已经错过了贩售没有的不存在的,找到的替代品只是稍微有些像,然而还统统接不到,能接到的是那个最不像。至于喜欢的人死了千把百年了......

啊......心好痛。


其船:《江上渔人》

临江雨霏霏,荡江面莹星火光。渔歌声落,舟摇摇散往。过江画舫,灯影摇晃,轻声切切,行遇渔人望其舫慨叹,失闻人声相闻,扣舷板忧来问答:“天燥恐走水,先生歇息记灭星火。”人道知晓声忽断,里晦暗明灭,烛影熄,留轻烟,复又一人称谢。舟船相离渔人远又闻原声一轻笑,方始知先生今日友来寻,沽酒回其人醉枕籍舟中。

闻水声,见渔人远。舫间人声低语:“道汝行江上不与外事相闻,始之吾错觉。”外天开朗,起身借月观人,三千霜发胜雪,牡丹正艳。身下人转不见花红,只缀红蕊,抚鬓丝绕指,笑言:“蓄势待发,闲有时计较。可见汝所专非全然紧要之事。”相对人无言,颜色转,作虎势,二人倒卧江川上舫,震月影沉。趁月明,萤虫迷途,经停人耳...

《很少人知道的过敏操作》

最近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大致是等了快一年的东西在EMS缓慢的划水下到家了。然后满怀着激动打开箱子抱出来,香樟的气味挺浓郁的,省略整理造型研究物品用法这些事情。过了不多久,我觉得我身体不适。开始以为是太激动了这副小身板挺不住了,或者是被那缓慢的快递气的或者是早先一直没有消息担心的一口气松了下来的原因。去躺着休息了会儿,吹了吹风好了很多,我直觉这一环一环的事情肯定是有所关联。那种从邮件上路就有的不好感觉特别严重。

休息会过后老船长起来继续搞事情,没多久又开始更加不舒服,甚至开始咳嗽。七八月份的天,别人热的要死我咳的像条狗只想背过气去。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是对木偶所用木头发出的气味过敏诱发了气喘...

     《踏雪》 

         ——开章——

那年,正赶上下大雪,有人进了十里山。

在山里见到了传说中的精怪......

这地方不常有人来的,自这里隐居的十里先生过世之后,这地方更是没人来了。

这厢那人正往山里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扑通”一声,过去一看竟然是池子里修炼的莲妖。

来人不由得咂嘴,瞅了瞅那池子里泡着的莲妖,又看看周遭破开的冰面,转回去看到莲妖的时候好生惊艳了一番。
好个出水的美人儿,待陆溆扫见他平坦前胸的时候那丝惊艳迅...

《双杀》【唐明/羊花】

第一章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好时节,黑夜里掩映在枝叶间的是一双泛着绿光的眸子,那人动了动,佝偻的身形像是绷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箭,随时都能飞射出去一箭穿心。他眼里的那个小院中一名白衣道者在灯下提笔写信,烛火晃动了两下,引得道人小心的护着免得灭了去,他分心了,这是个时机。刹那一瞬就要夺他性命……

追命一箭。

肖白蹲在树上不动了,看着面无表情的唐门弟子抬手割了伏在案上道人的首级,然后对方抬头看向他藏身的地方。

肖白打了个寒颤,总觉得对方的视线像是冰凉的追命箭,早直直穿透他的心脏。

挑衅么,以为他好欺负!

“你讲不讲理这是爷的生意,你插什么手。”

那名唐门弟子看也不看他一眼,手下不停,用布包了...

《双杀》【唐明/羊花】

“要让我再看见谁找燕大夫的麻烦,就别怪小爷我手下不留情了!”一名少年对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一群人,横眉道,那象征胡人的绿眸无端给少年添了几分狠戾。少年旁边站着个人,一身短打文文弱弱的模样,背上背着个竹篓里面还有几味草药,想来就是他口中的燕大夫。

那人在一旁拉了拉少年,瞥了眼在地上躺着的那群人。对少年开口便是毫不客气的尖酸刻薄:“几个喽喽而已,真当自己是大侠了。”

少年听了他的话瞪圆了眼睛,伸开五指在那名大夫眼前晃了晃,问道:“几个喽喽?燕致,你可是给他们吓傻了?你又对付不了的。”

被叫做燕致的大夫嗤笑一声,拎着少年的领子,拖着人转身就走,边走边教训道:“你要练手,找些能对上你的,你...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