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心里面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现在,我备好了茶叶和水正在准备去整理很久之前电脑出故障被转移的文档们。

【烛寒ABO】有去无回

夜烛言X独钓寒江

调教向,ABO

私设:年龄,霜雪落(马匹),寒江所在杀手江家势力。

全文链接:https://shimo.im/docs/tbF59lloHt0f4Wd9/


【章一】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大约想不到埋下情种的那天是在丧宴上,六尺黄土葬了人也种了情深。

“你家先师驾鹤西去,你都不掉一滴眼泪?”

“是杀手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可他是你爹......”那男声颇为无奈,长叹了一口气。

听着那声音,穿了一身白衣丧服的少年,抬头用那双猩红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同他搭话的男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哭过,夜烛言看着他的眼下了定论。

人已散了就剩了夜...

《渊薮往事》其四:可是他有点冷啊


我居然更文了诶,我也觉得我失联了好久了。


这篇有点emmmmmmmmm,还短小。


大家凑合着看吧,别打脸就好了。


----------------------------------------------


隆冬,长夜月明。


站在门前看着长夜当空巨月一轮烙下雪里一地银蓝,当空月明之时应该是不会下雪的吧......看着眼前飘飘洒洒鹅毛大的雪片,在地上映下游荡的阴影不由得想到——“皆若空游无所依。”


风卷着雪片抚过少年的面颊吹进了敞着门的房中,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拢起鬓边发丝,低头才发现双脚早...

最近抑郁的越来越厉害了,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说话或者是做事情。

所以很多的消息我都没有回复。

也许是生物天性的求生欲,在我状态很不好的时候我开始强迫自己说话或者找些事情做。其实一点都不想......那种很累很无力的感觉始终在身边。

挣脱不了也逃脱不了,就像在一个大沼泽里面越挣扎越陷越深,横竖到最后呢,都只有死了。

我发自内心的很羡慕我身边那些天性快乐的人,他们身上有我没有的,阳光洒脱灵动潇洒以及发自内心的快乐乐观。后来感受到的是这些人的回忆是彩色的,最起码不是那种一回头不痛不痒什么都想不到的雾蒙蒙灰色。

我也乐观,那是在万念俱灰数次崩溃后的无可奈何,那在外人看来叫乐观其实那叫自我保护,都...

光切光最近是我的快乐源泉了。

立个弗拉格给儿叽弄套切切的衣服,如果可以再弄一只源赖光的。

  • 真的暴躁了,不肝了。

珍爱生命,远离战扩,远离龟甲贞宗。

预备骂人

用完这些加速就不打了,没有就没有吧。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