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一段时间,遥遥归期君安勿念。






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画画从来都不画完是个毛病emmmmmmmm

老年迪斯科

于是三个老大爷23333333,你们自己看吧。

一群老年人退休后的生活,源自和夫人讨论意琦行老头子这个称号。,这是一道牙买加的闪电,随时会删。

-------------------------------------------------------------

战云界倒闭,功成身退成功退休的意琦行闲居在指月山瀑过上了悠闲的日子。

这天如往常一样拎着鸟笼往街拐角大树下去乘凉,剑宿那养的是只雀,给起名字叫春秋,旁边有个小白鸟这么多年了也没认不出来是啥品种,老意给起名字叫澡雪。之前这白鸟跟鸟斗架被啄残了,一瘸一拐的在一边窝着嫌弃的瞅着春秋。一留衣抱着拐杖瘫在树下,口里嚷嚷着不喝了不喝了...

《只相杀不相爱》

以下三则,有生之年可能还有后N则。↓↓↓

一则《是蛇》
你痛哭流涕,我看着你和你一起伤心。鼓励你坚强起来,你在我这里出了气,好了起来。隔天消解了过往你恢复脸上的笑,看着我又开始指责我的过失,其实我不在意且与你无关,我知道你就是想说而已。言过三旬数我忍无可忍反驳了你。
后来你跟我讲寓言里农夫和蛇,说我是蛇。因为我不开口你说的大声所以周围人和你一起。
再一次你痛哭流涕,我和你一起伤心难过,我没开口。隔天你好起来,同我讲东郭先生,说我是狼……
不管农夫和蛇还是东郭先生和狼,总的下场和道理都是好人没好报。我看着你头发卷像蛇,目光红的像狼。

二则《吸血鬼》
你告诉我做人要谦忍,做人不可得寸进尺要懂得原谅。我照...

《玉阳纪事》其船:二十字(che)

划船的老船长,放飞自我的行为。给我时间让我找下脸先。

↓↓↓

搁笔舒展筋骨,策梦侯伏案撑头倚手,袖子扫过去桌案上纸页哗啦啦落了一地。他目光落在地上墨黑的白狐二字上,突然直起身子,蹲在地上扒乱了纸页,遍寻不得那张纸。

默了片刻脑海中细细搜索,忽然想起来当时在画舫之中百无聊赖临了绮罗生的字,看着沉睡的人脑中忽然有感写下的那东西。大约是落在绮罗生的船上了吧。

诶......说起这个,策梦侯提笔往桌上那白纸上写下书名《船上的日子》——小生,有感而发。唇角上扬,他看着很是满意。拿起案上前几日的小作,翻看着那书页,白花花的页子随风吹乱,侧俯在榻上勾着书睡了过去。

这厢人做完一切闲适慵懒,那厢人遇...

《玉阳纪事》其不知道何时结局所以我提前写了一段

《玉阳纪事》其不知道何时结局所以我提前写了唇印附件,看信舞剑,两行情书。别嫌弃老船长,船长除了划船还有颗很文艺的心。
大约就是这样子。我每次的吐槽都有毒。最后的碎碎念,哈哈哈哈哈哈......天黑大家请闭眼吧。 

------------------------------------------------------------------

黄龙携信入城,白纸上只有几个字:君甚安,勿挂念。

前面一大团墨黑不知道涂掉的什么,拿在光下映隐约瞧见待君来的字样。绮罗生笑起来,嘴角弯弯,意琦行啊......心下有千言万语提笔书时运笔落寞,短短几行,寥寥几言。

那信纸放在房中好几日都没...

《云海纪事录》其船:好哥哥(奉天逍遥)che(ง •_•)ง

前言:飘荡的小船上老船长讲一个故事,关于从玉阳江划至指月之后,从瀑布扶摇直上九天后的听闻见闻,关于那个云海仙门。

↓↓↓正文

云雾缭绕的仙门,室内玄尊授课,然而后头有人梦游三清会周公棋艺。学生看着那睡着的大师兄窃窃私语,玄尊人老,两眼昏花,没看见,在上头依旧讲的起劲。本是没发现的,结果随后的一声嘎呀,紧接着玉逍遥的呼噜打的震天响。

冷眼看过去,见自己座下大弟子和最得意的门生,一个趴在桌上梦会周公,一个撑着头若不是那阖着的双眼还以为他在认真听讲。

怒由心中起,玄尊拂袖掀飞了两人,挥手将人扫了出去。玉逍遥揉着眼睛从地上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看向旁边的君奉天。那人在一侧转了几个周天,居然稳稳...

《玉阳纪事》番外:七日七不为人知

江面上雾气迷蒙,破雾而出一艘画舫,画舫两侧备有弯弓,帘幕随水晃动,渐行渐近,靠近江岸码头停泊。纱帘揭开露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紫眸中笑意晏晏,白衣雪扇把人温润如玉的气质发挥到极。

人手执扇,长指随着扇子扇动,轻微变化,指尖扫过扇面,青年合上扇子,那人下了船。微微一笑,冲着船舱里头说了句什么。片刻纱帘又揭起,露出白色的道衣和人一头苍发,那人半阖着眼眉头紧蹙,面色不大好。

下船的时候,白衣人伸手接了他一把,落了地那人匆匆收回手转开头看向江面。背上的剑穗子随江风飘摇。

扇子轻抵下巴,绮罗生歪着头看他,见他晕船晕的面色苍白,打趣道:“看来,兄弟你可是许久没坐船了。办完事情回转就多陪我在船上住几日吧...

《玉阳纪事》其船:小楼听雨

关于意琦行那忽高忽低的衣领,以及来自步香尘女士的亲切的问候。


非马梦衢外的青柳漓了雨水更显苍翠,柳枝随风飘飖,白衣人撑着伞进了庭院。白绸底金绣线,腰间雪璞扇的坠子跟着人的步子摇晃,来者走的匆忙不留意间一侧衣衫已经淋的湿透。绮罗生取来了金狮币,和三余无梦生从步香尘处换来了药。

他收了伞,拍下身上的雨水,丝毫不在意那湿透的衣衫。进了小楼,推门而入,环顾四周虽不是自己的画舫,屋里的摆设却已经记得清楚。

屋中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之前每次上去叫唤渊薮,那人盘腿打坐,阖着眼依旧端详如故。窗开了条缝溜进来风雨,吹的帘幕飞扬,雨水顺着窗台淌在脚下的木板上。

青砖小楼,朦胧阴雨,连阴不晴的天,阴...

《渊薮往事》其三:暖床的

九天落重雪,等入了冬,渊薮上盖下厚厚一层,放眼望去皆披银装。少年紧了紧身上的衣,推开一条门缝挤进了屋。冷风灌进去,一留衣一抖精神。

“这风吹的人凉爽。”

己秋在一边缩在炉旁往他爹怀了又蹭了蹭,中年人手中握着一块木头削来刻去,木花落在身边白花花的像是雪片。叫孩子蹭来蹭去手一抖刻偏了,扔了那木头进火,又拿出来一根继续。

“过来。”意琦行冲着门边的少年招招手,拍拍身边的蒲团示意他坐下。

人走过去,那人这么冷的天还是穿的单衣,似乎不觉得冷。七修其他人修为也都不低,早就不是耐不了寒冬的人了。不懂除了剑宿,其他人为什么大冷天的愿意挨冻,他跑出去看他的牡丹叫那冷风吹了吹,回来只觉得冻的要死。再看他们...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