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双杀》【唐明/羊花】

“要让我再看见谁找燕大夫的麻烦,就别怪小爷我手下不留情了!”一名少年对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一群人,横眉道,那象征胡人的绿眸无端给少年添了几分狠戾。少年旁边站着个人,一身短打文文弱弱的模样,背上背着个竹篓里面还有几味草药,想来就是他口中的燕大夫。

那人在一旁拉了拉少年,瞥了眼在地上躺着的那群人。对少年开口便是毫不客气的尖酸刻薄:“几个喽喽而已,真当自己是大侠了。”

少年听了他的话瞪圆了眼睛,伸开五指在那名大夫眼前晃了晃,问道:“几个喽喽?燕致,你可是给他们吓傻了?你又对付不了的。”

被叫做燕致的大夫嗤笑一声,拎着少年的领子,拖着人转身就走,边走边教训道:“你要练手,找些能对上你的,你这样只是欺负人,永远不可能赶上谷行川。”

提到谷行川,少年悄悄拿眼瞥了那人一眼,果然那脸上的表情不屑,又冷了几分。

“说的倒是好,你不也赶不上,几个喽喽都对付不了,只会搬出齐将军。”少年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抬起头对上一张冷笑的脸,让他登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挣开燕致,像只跳脚的猫,溜的飞快:“燕大夫,我们后会有期!”

燕致看着远处绝尘而去的少年,转头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群人,嘴角牵起一丝笑容,声音柔柔:“呀呀,某还缺几个药人呢,一个俩......呵,管他几个,正好够用。”

那群人听了他的话吓的脸都白了,为首那个撑起身子,往前爬了几步求饶道:“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吧......”

燕致笑笑:“说的不错,但某真的缺人缺的很呢,还是跟洒家回去吧。”他压低声音低着头笑看着地上的人,让那群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恶人谷附近的都知道,齐将军身边有个万花弟子姓燕名致,也都知道那模样是文弱书生的样子,只是提起这人众人不禁要打寒战。这人是个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可下起手来,那是真黑。

听闻燕致是落了难,被谷行川从西域带到了谷中,曾经习医万花谷。可......他虽是个大夫用起毒来却也是丝毫不输于苗疆来的南蛮子。都说医者慈悲心,可这位,且莫说是慈悲心,就是那点仁心也是......一言难尽啊。

想起来燕大夫是个什么德行,肖白抖了抖,汗毛都竖了起来。以后还是少惹着黑心肠的大夫。

......

再见燕致的时候已经过了两年,肖白等了许久才敢推开燕致所住小院的那扇门。这两年间跟着谷中一个明教弟子历练,肖白觉着自己也算是有长进了。两年间本事长了不少,可那胆子却是一点都没长,他还是怕燕致怕的紧。尤其是在这两年里听了太多关于他的奇闻异事,他心道过,怎么会有大夫心肠那么黑,简直和肖药儿是一个模子的,说不定过个几十年燕致老的跟肖药儿一样了,他就是个燕致儿了。

他这么想着觉得自己也挺损的,燕致虽然那脸惨白惨白的,可他那无伤大雅的尖酸刻薄脾气到是比之一些人也算有些人气儿。想到燕致那脾气他无奈的笑了笑,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丧心病狂的大夫没那么讨厌,倒是还有那么一点儿欢喜。

“啧啧,肖白回来了。”才刚往里头跨了一步,就听到那人的声音,两份清冷七分刻薄剩下一分估计是关心。再抬头那穿着中衣的大夫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上下将他打量了一番。看对方的样子是刚准备寝下。

“长高了不少。”那人咂嘴道。

“出门历练也长进了不少,燕大夫要不要和我过几招?”肖白笑道,那双翡翠眼里,闪烁的东西不明所以。

在燕致眼里像是看着只大猫,抬手习惯性的摸摸他的头。放下手在心里咒骂。年轻的大夫多少觉得自己年纪有些大了,想关爱后辈都要费力的抬起手,脚尖还得是踮着的,原先小小的跟只猫儿一样多好玩。

肖白眼看着那大夫脸色由白变黑,心里凉凉,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燕致默不作声的转身进屋,肖白小心的在后面跟着。

“你回来是有什么事情么?”燕致给他倒了杯茶,问道。

肖白拿着那茶杯衬的那白瓷杯更显小巧,呷了一口,甘苦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得到消息说是有人知道柴充在哪儿了。”说完肖白看向燕致,见他冷了脸,等着他的下文。

燕大夫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看向肖白,手指轻叩桌面语气颇冷:“那看看肖大侠这两年出门历练的如何了。”

“得嘞!领命!”装模做样的一拱手。

出门时候回头看着燕致笑的像只偷腥的猫:“燕大夫,记得准备好酬金。”说完转身就跑,像只跳脚的猫。留下燕致在身后低低咒骂。


评论
热度(8)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