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双杀》【唐明/羊花】

第一章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好时节,黑夜里掩映在枝叶间的是一双泛着绿光的眸子,那人动了动,佝偻的身形像是绷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箭,随时都能飞射出去一箭穿心。他眼里的那个小院中一名白衣道者在灯下提笔写信,烛火晃动了两下,引得道人小心的护着免得灭了去,他分心了,这是个时机。刹那一瞬就要夺他性命……

追命一箭。

肖白蹲在树上不动了,看着面无表情的唐门弟子抬手割了伏在案上道人的首级,然后对方抬头看向他藏身的地方。

肖白打了个寒颤,总觉得对方的视线像是冰凉的追命箭,早直直穿透他的心脏。

挑衅么,以为他好欺负!

“你讲不讲理这是爷的生意,你插什么手。”

那名唐门弟子看也不看他一眼,手下不停,用布包了那首级。看那架势打算立刻走人。

肖白心中不忿,架起了双刀,看那样子是打算不死不休了。

“我不知道你和这道长还有一腿,人不是不可以给你留下,不过你得给我二百两银子。”那名唐门弟子用颇为薄凉的嗓音不紧不慢的说着。

“操!谁跟他有一腿!老子凭什么给你钱,这是老子的生意!瓜娃子出来捣什么……”乱,肖白看着抵在自己下巴下面的千机匣,咽了口唾沫。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

“……”

以暴制暴这方法虽然有些鲁莽,不过显然现在这个麻烦暂时消停了。

之后,肖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穿的黑漆漆的男人拎着布包堂而皇之的走了。看那样子轻功使的比他要好太多。

流年不利,肖白越想越气,卑鄙小人,绝对是卑鄙小人!抢生意,还讲不讲江湖道义。还有那人竟然遮着脸看不清长相,你唐门厉害!遮着脸。是不是怕面具遮不住的地方丑的无比吓到人啊!江湖道义有仇必报,哪天再见面非剁了。

肖白在心里面把人捅了一遍,憋着一股气和那人拼脚程。

心中强烈的愤懑直到他回到恶人谷,看到那个柔柔弱弱的大夫桌子上放着的布包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凭什么连脚程也比他快!本想着半路追上把东西弄回来的,可惜那人跑的飞快赶了一路也没追上。连东西都递上了,这下他算是白忙活了,最重要的是还没一分工钱。肖白心里苦……

吱呀一声,肖白抬头见门晃了两下开了一条缝,只穿了中衣的大夫抱了一箱子稀奇古怪的东西,晃荡着身形摇摇晃晃的从门口艰难的挪进屋。

“肖白你回来了?刚刚已经有人把……”柴充的首级放我桌上了……燕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白手中折了的箭,直觉自己不要说下去,否则自己的脑袋有很大可能和柴充肩并肩。

“……那个断腿的是你找的?”半晌,在燕致胳膊被箱子坠的酸麻的时候才听到肖白阴沉沉的开口说话。

瞅肖白那模样,燕致两眼外观天观地内观心,一双眼睛一弯冲他笑道:“某不是怕你出意外所以找人帮你去了。”

“区区一个柴充你当老子怕他!”肖白几乎拍桌而起,怒视着燕致。

“某也是担心你,钱会照付的。”燕致陪着笑脸。

“嗟来之食,不要。”肖白冷冷的吐出一句,扭开了头。

“某看那也成。”省钱,燕致两眼弯着笑的开心,拍拍肖白的肩膀,转身拖着那一箱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的东西进了内房,啪嗒,门一关不知又在里头捯饬什么东西。

等天黑燕致揉着眼扶着腰从房里出来,听到肖白出门往东走的时候,年轻的大夫打了个激灵,麻利的拽着屋外腿脚不便的燕伯说是去救人,出门却是往西跑。

从燕致的院子出门向东十里有一棵歪脖树……

---------------------------------------------------------------------------

缓慢更新cry


评论
热度(4)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