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我的徒弟是我一手带大的,比别的徒弟来说真的是关爱有加。

我一直觉得他纯良,无害,可爱还萌,简直梦中情儿,理想碰瓷工具。

本来我们约好了,等他长大我们就站在纯阳宫太极广场上。

看着来来往往过路的道长,我左手一只小花右手一只小咩,看中哪个他就上去叫娘。总有一个可以碰瓷成功。

结果

事到如今,我站在扬州城门口看二傻切磋,路过的道长靠近我,队里的道长靠近我。

他都跟人说!!!

离他师傅远一点,他的师傅是个纯阳痴汉。

直到我再也不去纯阳宫看华山绕柱老山羊,身边十尺再也没有道长。

看我哭丧着脸,他点开了他的奇趣坐骑。

“师傅,骑羊吗?”

我发誓他这句话百分之百有歧义。

“啊......不能双人同骑。”

我就看着那个矮子正太缓慢的爬到了那只老黑绵羊的背上,往前走了两步给我一个大屁股。看!

为师想上去就是一脚!

评论(5)
热度(1)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