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玉阳纪事》其一:初相见

临江边的街虽是入夜了却是夜越深越热闹了。

酒馆的老板在外面挂了盏小灯,刚巧有三五成群的江湖人进了门,吆喝着老板打上酒来。老伯笑呵呵的应下了声,麻利的擦净了一张桌子招呼来人坐下。

“老板近来生意可好啊?”是那刚进门的人在寒暄,看来和此地的主人颇为相熟。

“这不快七夕了,最近人不少,近来生意......”实诚的老人掩不住面上和言语间的笑意,“很不错呢。”

老伯边说边放上了刚打好的酒,为首的大汉换上酒碗就倒,放下酒壶酒珠顺着瓶身滑了下去,积在桌子上映着外头的一点橙光。

“好,好好好......”那豪爽的汉子连说几个好字,端起酒碗冲着店主人道:“干了这杯,为了店主人的生意。”

“这壶小老儿请了。”老人干了那碗,引来那厢人的起哄,汉子喝退了众人,笑哈哈的不再纠缠店主,嘴中说着请吃海喝的酒词去和那桌上的人打诨,那一桌子人更热闹了起来。

一众人起哄,喝来喝去渐入佳境,小酒馆里热闹非凡。店主人脱了身,遇上这酒友今天难得放了他清静。他坐在门栏前偷凉,街上来往的路人,那名背剑的江湖人已经在那边徘徊好久了,看样子像是迷路了,喝完最后一口站起身往酒馆里走。一阵风从他身边掠过,那名江湖人从他身边进了门,剑上的流苏穗子扫过店主人的肩膀,那人眉宇间带着肃杀,透过那双苍蓝的眸子四下打量着酒馆。

“客官要打酒?”店主人问。

“酒?”那人疑惑的转头问道。

“店里也有茶。”

对方犹豫了会儿道:“一壶酒。”

话音落人往里走挑了个地儿坐下,桌上小烛的灯花被人带来的风扫的摇晃,晃花了人眼,坐在那厢的少年抬起微醉的眸子看着来人展颜一笑。

店主人打来酒放在桌上,附上了一碟下酒小菜。

意琦行执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入喉辛辣,说不上来舒服不舒服,只觉得和茶水比起也没什么奇特的好喝之处,不懂那些人是怎么喝出的趣味,那样的欢。他是向来没沾过酒的,仅三两杯下肚,只觉得面上发热头脑发昏,不甚清醒的感觉甚是不好,意琦行心里已经暗自定下以后决不能轻饮。

他对面的少年抱着酒壶灌了口酒,瞅着他,对方面是少年人的天真无邪带着些许媚气,喝酒的时候像是只贪杯的狐狸。意琦行这下仔细看了才觉得除去打扮对方并不似个少年,端看模样俊秀清隽有些女儿气。他稍微迟疑,可女儿家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在这街市酒馆徘徊流连,是个小少年吧。他这么想着又是两三杯下肚。

微醉的少年回头看看店主又转头看向自己对面的人,趴在桌上瞅着那个已经喝懵的江湖人继续喝酒。

好笑,竟然真的有人一杯倒。

来酒馆里的都是好酒之客,头回遇上这像是没喝过酒的,一众人停下看稀奇。那人喝懵了也不在意,结了酒钱说是出去吹风却把钱袋落在了柜上。

“给我,我去送了。”少年招呼着店家。

店主人略微担忧的打量着他,少年只笑笑:“只是喝了少许,无妨的。”便接过钱袋出了门。

前面人虽然醉了脚程却不差,一会儿功夫便不见了人影。绮罗生在后头追的有些辛苦......

他大喘着气:“你......呼......你等等啊......”

一直到江边那人总算停下了脚步,此时江映月,江面上一片深蓝波光粼粼,白波水光洋溢,江风吹的人清爽绮罗生酒醒了半分。

“你的钱袋。”少年伸出的手里躺着一个小袋子,意琦行认出了那东西,摸向腰间确实没了物什。

“多谢。”他接了过去一时哑声。

绮罗生看着他:“不胜酒力可莫要随意饮酒了,下次就没有我这样的好心人了。”

“嗯。”对方认真的点了头。

嗓音是少年人独特的嗓音,不是女儿家。意琦行没想到自己有一日竟然会被个少年给说教了,他看向少年,对方微微眯起的紫眸里映下了月光,里头一派微醺笑意,笑和着少年的雪发白衣,衬的人越发像是只偷了甜的白狐狸。

……

绮罗生在江边吹江风,看着江面看的出神。分别之后意琦行没想到还会遇上这少年。

“......”不知道怎么上去搭话,意琦行就在一旁看着他。

等到少年回过神,已经天近黄昏。两人对上,少年失笑。

“你什么时候来的?”

“晌午。”

“就一直看着?等着?”

“嗯。”

对方点点头面上表情很认真。

是个惜言如金的主。

绮罗生看着眼前的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嘴张了两张哑口无言。

“我叫绮罗生。”不知道怎么张口道出了这个名字,想到要改口叫白小九的时候话已经说了出来。对方也报上了名讳......

“意琦行。”

江风起,吹的人心里舒爽,两人就那样一言不发望着江面从黄昏站到了日落西山沉江。二人转回酒馆,绮罗生要了酒,意琦行要了茶。

用过,到了分别时,抬起头看着对方异口同声。

“明日再见。”

“明日再见。”

“......”

两厢无言而笑。

绮罗生学着那些江湖人一抱拳:“告辞。”

少年有少年人的心性,意琦行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变了些弧度。

明日再见。

----------------------------------TBC-------------------------------

懒性谁知道什么时候发作,就是突然写了投上来了(为了防止文稿继续丢的一种手段吧,笑cry)。

如果ooc请不要打我,当没看到就好了。

评论(11)
热度(19)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