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玉阳纪事》其二:明日再见,上册有点,十分特别

月挂枝头,傍晚临江的街被点的通明,江里花灯随水而下。人声嘈杂,叫卖声和着人声轻语。

小酒馆里还如昨日一般热闹,人声鼎沸。绮罗生隔着一桌人看见了昨日的那个剑者,在一群人里面格外显眼,周遭环境不影响他一派气定闲神。

意琦行走过去入了座。

少年吊起眼睛瞧他:“今日是七夕。”

“外头很热闹。”对方陈述事实。

“呵.......”本是调侃,见对方那样认真的回答他,绮罗生失笑,出声邀请:“一同夜游?”

也许是少年那时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态度太过诚恳,当时丝毫没犹豫的点了头。

少年人先从座里起了身,结了银子又叫老板打酒来。临出门了,不忘酒,剑者无奈的看着。

也起身结了银子,走出酒馆,少年跨在门栏扶着门接过店家递来的红底酒瓶。没被头巾包着的乱发撩在脸颊旁,灯花映着,脸上笑意晏晏。

这少年喜酒,从见他出门时还叫店家又打了一壶带在身上,便可得知。意琦行想起昨夜酒过后的头脑发昏,微皱起眉,不大欣赏少年这样的做法。那人见他眉头紧锁似乎有所感知,绮罗生报他一笑不甚在意。

城里从城东到城西一路张灯结彩,路上尽是三两结伴的青年友人情侣,言谈琐碎间皆是少年人的心性。他们两人虽是年纪不仿,此时情景走在一起却比一个人夜游七夕更为合适,但这样一组老少同行也颇引人注目。

“虢国夫人承主恩......”少年翻了一面灯谜,托着下巴思索看着念出了声。

“红牡丹。”

剑者回应他,少年脸上了然,又翻了一面。

“洛阳花似血。”

“红牡丹。”同样的谜底。

指尖又勾了张看,看清楚又瞥见邻家的,绮罗生笑着跳过那张,看定选了个对着意琦行念道:“独倚小楼望双星。”

那人看了他一眼答道:“牡丹......”回答的语气夹杂了其他的意味。

旁边有人笑道:“怎么这么多牡丹啊,今日若设了彩头,主人家岂不是要赔了。”

知情人在一旁道:“这挂灯谜的主人甚是喜爱牡丹,那可真是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比之追寻武道者犹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是么?”那两人搭上话一言一答的离去。

原地这时剩下绮罗生两人。

少年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剑者,见对方脸上的颜色......轻勾了面前的纸,上面写的东西让他颜上色甚乐。

“倒是红的十分特别......”他故意咬字,一字字吐的清楚。

剑者抬眼看了他,飞速如惊鸿,转开头负手闷声回道:“牡丹。”

那少年笑的像是狐狸,拿起尽头最后一张:“上册有点......”念了一半转去看着意琦行,“十分特别。”别有一番意味深长在里头。

意琦行转过头看着他答:“牡丹。”

少年忍俊不禁,得意之间噗的展开了自己手中的白折扇。

对面的人渐走渐近,抬手隔着万千河灯和月取了最上头的那张:“月光中,有一点十分特别。”剑者声音低沉在耳边响起,令人心神舒畅,他念的那么认真,低头看着对方。

绮罗生折扇半掩着脸,露出那双半带笑的紫眸子,回他道:“牡丹。”手中扇子摇了两摇,举止间那少年人的心性肆意。

取了腰间的酒壶喝了口,万家灯火中两人隔着人对望。蓦然回首少年递去酒壶,对方只是接去浅尝便还。

对面的剑者除去刚刚被戏的窘迫还是那般气定闲神,对面的少年加上刚刚的狡黠还是那般温顺。

两人默默同行又走了一段,放灯的人已经收了工,还有零星的河灯随水漂着,人已散,天更显深,夜风也带了江上的寒气。风吹的原先挂着的灯谜哗哗的响,意琦行在桥头停下了脚步,借着月色上下打量面前的少年。

“昨夜也是这么晚,你不归家,无人寻你么?”

绮罗生抬起头,看着他道:“已是孤身一人了。”

对方沉默,眉宇纠结在了一起。

看着江面,绮罗生出声问道意琦行:“看你是江湖人,你从哪里来?到这地界是做什么的?”

“吾从渊薮来,到此地游历。”

指着他背着的剑:“习剑?”剑上的流苏扫过绮罗生的肩膀。

意琦行点头,看向少年开口:“若你愿意,可入刀道习刀。”

“我天生就该是握刀的。”绮罗生说的认真。

意琦行点头认可他的话,目光落在少年的头巾上,头巾微松露出里面的双耳。

注意到他的目光,别开脸,脸上颜色变化,眉头紧蹙。

已经看到了那双绮罗耳,从他的反应能感受出来少年的介怀,意琦行转去看向江面。

“你既然能讲出天生就应握刀这种话,那这双耳朵也应该无甚在意他与旁人的区别。”

试图开导换来的是少年瘪了嘴,悻悻的言语:“我不要跟别人不同。”

绮罗生转开头,人不再看向江面,眼神慌乱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终于有了动静,那人走近,抬手拍拍少年的肩膀。弯腰将少年的头巾扶正系紧,放柔了声音:“很漂亮,无需介怀。”

看着眼前的人,没了话语,同样的话义父也说过。可是现在变成这个人来说。怎么说,上册有点,十分特别......

意外的这个看似冰冷的剑者是个温柔的人。

那流苏穗子,撩在人脸上痒痒的,抬手捋着问道:“可借我看看?”

“澡雪。”意琦行取下了背上的剑递给少年。

兵器在手,绮罗生脑海里面又蹿出了那句话:“只要你再握起刀,咱们便能再相遇。”

是要和谁相遇......

少年抬头看着眼前的人,觉得那不重要了。

春日甲,江色漫雾,白衣沽酒于柳桥边肆......

七月七,江色沉沉,剑者沽酒于玉阳江畔......

夜已深,玉阳江畔只剩这两人立,映月银钩暗沉江,弓如刀光闪烁,跃人心头劈起静江面一点水波涟漪。

江风猎猎吹走了那头巾,撩起少年的白发布衣和澡雪的剑穗。

月色一点,当真十分特别。

-----------------------------TBC-----------------------------

检修说:我从东土大唐来,到西天取经去。

来自老阿姨和善的笑声2333333333

评论(4)
热度(16)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