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玉阳纪事》其五:有种冷叫做剑宿觉得你冷

刚过霜降,天开始冷了起来,但还不至于到冻人的地步。渊薮上绮罗生练习的认真,不多时出了一身的汗,脱了外衣凉了些稍显好。秋日风寒渊薮上风更大,吹的少年乱了白发,打了个喷嚏。

意琦行坐在一边看着他不知思索了些什么:“今日就到此吧。”他开口说道,两人休整了回房。

隔日清早,天将亮绮罗生就被他叫醒扯了起来,少年睡眼惺忪,揉着眼睛问他做什么。

他道:“天凉了,要给你添件衣。”

说完不容人反驳带了半昏不醒的绮罗生出了叫唤渊薮。

迷离间看过去意琦行梳洗的整齐,真好奇他那头发到底是怎么盘起的,要起多早才能这个点就已经梳洗完毕。没有休息好的少年,生无可恋。这人还真是......那天只希望自己和他修为等同,然后酣畅淋漓的同他刀剑交锋,脑中演练了一边,趴在他肩上干脆又睡了过去。

“绮罗生?”

“......”看着熟睡的少年人,意琦行沉默不语,就那么扛着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走在街头,幸得清晨人并不多。街上有楼窗从里面打开着,有名女子托着下巴在窗口,听见楼下的脚步声低头看向他们,那女子看着这两人轻笑出声,同这路过的剑者调笑道:“我说,这位大侠你是拐了哪家的小少爷要去济贫么?现如今江湖人都这般不守道义了?”

剑宿站定了抬头看着那女子:“他是我师弟。”

“哟~师弟呀。”尾音往上扬,女子看着他往前趴在窗棂上,“都说江湖人行侠仗义,道子可帮小女子一个小忙吗?”探出窗外的身子,着红衣,金灿灿的步摇在发髻上晃动,额间点了花钿,颊上是桃花粉,嘴唇抹朱红,那是新人妆容。

“什么忙?”

一方红帕子从那女子手中飘飘落落到了剑者手里。

“往城东有棵垂柳,道子帮我系在那树上就好了。”

“恩。”剑者点头。

“道子是个好人呢。”独倚栏杆,秋日渐凉里还拿着团扇扇凉。

离去的时候少年面无表情的睁开眼看着楼上的人,那女子冲他笑,少年偏眼不理。

感到动静意琦行放下了绮罗生:“醒了。”

“你就不问问她是做什么的?”站在地上的少年脚麻,扶着意琦行的肩膀站定。

“需要吗?”意琦行看向少年问道。

少年抿着嘴转开头,不管在原地的剑者径自往前走:“大概不需要吧。”

“......”

制衣店里少年一直板着张脸,意琦行以为他是昨日吹风不舒服。兜首罩下一件白狐裘披在了他身上,上下打量觉得白狐裘衬着少年挺好。连带着兜帽罩着,不多时绮罗生就觉得闷热,帽檐挡着眼白狐毛茸在两边痒痒的。他抬手放下兜帽,见意琦行和那边的老板说了些什么,皱着眉在那边盘子里挑拣,似乎都不满意,老板笑着领他到了帘子后头,片刻意琦行出来,绮罗生看向他又恢复了刚刚的面无表情。

意琦行走过去站到绮罗生的身后,伸手撩起了少年的白发,少年一惊往前跑走几步,把兜帽罩在头上手抓着帽檐往下拉,埋进去了大半张脸,只剩下巴和红唇露着。

“不行。”闷声道。

那一撩都看清楚了少年的异耳,店里的人看向这边,见那冷面的道子走去弯下腰同那少年说话,可是没见着少年点头只见着那越来越低的白狐团。

意琦行手里拿着发带和发绳......发带是白绸底金线绣的纹样,发绳是白绳缠了金打了祥云结,绳上穿着淡色的玉珠,结上缀了珍珠,还有坠子跟着那人的动作晃来晃去,看着好不骚气......

绮罗生顶着那狐裘出了门,一路上少年也不嫌热把帽檐往下拉的低,在前头走。

之前两人勉强妥协,不包那难看的头巾,散下头发尚可遮掩,可要是束起来,少年手下用力咬紧牙关。半晌不见身旁有人跟上,停下转身看着身后不紧不慢跟着他的剑者,手里握着发绳似乎并没有打算收起来。

他停意琦行也停下来,两个人隔着人去看对方。突然前面礼炮响,从门里头散出一众人,街上瞬间热闹了起来,是之前那户人家。锣鼓打得震天响,从里头走出着了喜服的女子,走路间一串银铃响,看见绮罗生红唇勾起金步摇明晃晃的,那女子叫人搀扶着上了轿。

“走吧,你不是答应了帮人忙的。”绮罗生走去意琦行的身边,一手拉着帽沿一手扯着道子的袖子。

“果然你是觉着冷了。”剑者低头见他把自己裹的严实。

听见他的话少年身形一顿,上下打量剑者身着的单衣,仰头问道:“你冷不冷?”

“习武之人体质和常人不同。”

大热的天,绮罗生披着那狐裘也不知是在同谁怄气,他伸出手对着意琦行道:“给我吧。”

那人一愣,点头欣慰,将那发绳和发带交给绮罗生。少年拉下那兜帽,抬手挽着发三两下将头发束起,露出两边的绮罗耳,看看剑宿解开狐裘一抖塞到他怀里。出了汗,还真是热的不轻。

头次束发,那发绳和发带都系的松垮,走了不一会儿就褪着发滑到了肩头,少年再系紧不一会儿又松开。懊恼的取下,身后的人走上前撩起给他束发,指尖穿过他的头发少年眼睫翻飞忽扇的飞快。约莫着系紧了,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少年的白发从剑者手中滑落,那人出神的站在原地不知思索了些什么。

前面的绮罗生停下脚步转身,紫眸合扇的飞快,他冲着意琦行道:“剑宿你不快跟上来些,待会儿若是将你丢了可如何是好。”

意琦行回神,跟了上去,少年在他身旁扯着他的袍袖仰头同他说着些什么。

那人低头垂下眼问道:“需要吗?”

--------------------------------TBC--------------------------------

定情信物.JPG

大剑宿骚气的审美,以及一直就想问了这些高人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木错就是这么俗233333333)

基友们分析说小狐狸是杀手,剑宿励志花光东皇的产业和冰楼的产业,以及其他土豪是搞房地产的,他们有地,哈哈哈。

脑洞一下玄冥氏偷偷给离家出走的绝代天骄银子,但是却拿着账单讹上王姐娶了他的故事。
所以大剑宿尽管花。(当然我是说笑。)

评论(15)
热度(36)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