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兮两相思
          一点红莲一叶荷
万事难扰,爷开心爷乐意。

老年迪斯科

于是三个老大爷23333333,你们自己看吧。

一群老年人退休后的生活,源自和夫人讨论意琦行老头子这个称号。,这是一道牙买加的闪电,随时会删。

-------------------------------------------------------------

战云界倒闭,功成身退成功退休的意琦行闲居在指月山瀑过上了悠闲的日子。

这天如往常一样拎着鸟笼往街拐角大树下去乘凉,剑宿那养的是只雀,给起名字叫春秋,旁边有个小白鸟这么多年了也没认不出来是啥品种,老意给起名字叫澡雪。之前这白鸟跟鸟斗架被啄残了,一瘸一拐的在一边窝着嫌弃的瞅着春秋。一留衣抱着拐杖瘫在树下,口里嚷嚷着不喝了不喝了。跟前摆了一盘棋,坐他对面的人穿了一身短打白绵绸衣,拼酒赢了这会儿拿着蒲扇扇凉。两人旁边落了几瓶二锅头的酒瓶。

皱起意琦行眉看着树下两人,坐一留衣对面的那个人看着显年轻些,不过也是一头白发了。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喝什么喝,瞧着他俩。树下白衣裳的那人笑起来。扇着扇子招呼他:“剑宿快过来,他下棋输了就拼酒,拼酒输了这会儿正耍赖了呢。”说着眼神瞅瞅地上喝晕的一留衣,“你快过来给我个公正。”

地上的一留衣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瞅着拎鸟笼的剑宿对绮罗生道:“你找他公正,怎么着都是你赢啊,不坑死我!”

剑宿皱起眉瞧着他,抿着嘴沉声道:“我会给你个公正。”

一留衣拄着拐杖撑着酒醉摇摇晃晃的身子站稳,看着他拐杖举起,指着意琦行冲他道:“别看老了啊,你看我这月戟拐,老了也能再战五百年!”

树下那白衣嗤笑一声,拉来他的衣角让他坐下。

意琦行嫌弃的瞅着那喝醉的人,过去坐到桌边,看棋盘看了好一会儿,点头道:“还是绮罗生赢了。”

靠过去蒲扇给两人扇着风,绮罗生面上带笑。

那边的人一留衣暴跳如雷:“瞎说!这次明明我赢了!诶?我这什么时候跑东边了......”喝晕乎的人四下看,目光落在绮罗生手边放着的茶杯上。

“你喝醉非要同我换位做输家的。”绮罗生说的还有些委屈,面上却是笑着。

“换回来换回来。”

剑宿抬头瞧他:“公正了了,绮罗生赢。”

话音落绮罗生爽朗大笑,瘫在意琦行身上,扶着他的肩膀拿蒲扇又给剑宿扇了两下:“剑宿公正,清风雅正!”

“呵!”一留衣觉得面前两人狼狈为奸此刻无法为友了。

-----------------------------------------------------------

然后什么红炉点雪什么刀饮江山和太羽极掌都冲我招呼过来了.....


评论(4)
热度(28)
©君看汝南 | Powered by LOFTER